首页 > 经济

人口第一大省广东十年变迁:总量增长1453万,从人口红利迈向人才红利

时间:2019-12-19 09:02:00 来源: 责任编辑:ymyg
 
广东既是全国经济第一大省,同时也是人口大省、生育大省、劳务输入大省。从广东省近十年的人口数量变迁来看,2015年起,常住人口的年增量回到了百万量级,并且有逐年加快之势。

临近年末,各地即将出台全年经济数据,与此同时,人口数据也引起广泛关注。

人口问题正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优化生育政策,提高人口质量,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广东既是全国经济第一大省,同时也是人口大省、生育大省、劳务输入大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了最近十年的广东常住人口变化情况发现,最近4年,广东省的常住人口增量均超过了100万,一方面这得益于出生率的增长,另一方面则是外来人口流入加快。

2018年,广东常住人口总量达到11346万,继续位居全国之首,占全国人口总量的8.13%,比上年提高了0.1个百分点,人口密度为全国的4.35倍。

如果在世界范围内按照人口来排名,广东大约能排在第12位,人口数量低于日本,远超过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

但在人口加速老龄化的背景下,广东也将面临人口红利消退的挑战,如何应对?在内陆省份经济加快发展吸引人口回流的情况下,广东还能否持续引来“孔雀东南飞”?

广东人口出生数量超山东

2018年,广东省的出生率为12.79‰,在全国省市区中排名第八,排在前七的分别为海南、青海、广西、江西、宁夏、山东和福建。

河北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所长王金营认为,各地生育率与发展水平相关。越是发达的地区,城镇化水平越高,生育率越低,普遍来说,城市人口生育意愿相较于乡村要低一些。

某种程度上,广东算得上是一个“特例”,2018年,广东的GDP总量位居全国省市第一,城镇化率也达到了70.70%,是除上海、北京、天津直辖市以外首个城镇化率突破70%的省份。

横向对比,GDP总量排在第二的江苏省,2018年出生率为9.32‰,与广东大概相差了3.5‰。同样被视作富庶之省的浙江,2018年出生率为11.02‰。此外,北京和上海的出生率分别仅为8.24‰和7.2‰。

从绝对数量来看,广东2018年出生人口为143.98万人,总量在全国省市区中位居第一,超过了生育大省山东。

广东省人口和就业处在《2018年广东人口发展状况分析》报告中指出,2018年全省人口自然增长有两个主要特点:一是人口出生率高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1.85个千分点;二是人口死亡率处于全国较低水平,比全国平均值低2.58 个千分点。

从年龄分布来看,0-14周岁1949.24万人、15-64周岁8418.73万人、65周岁及以上的978.03万人,分别占常住人口总量的17.18%、74.20%和8.62%。总体而言,人口年龄结构呈现出“两头低、中间高”的特征,人口红利尚存。

但这并不意味着广东可以高枕无忧。要想保持人口良性再生产、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有必要保持适度的生育水平。2016年,广东人口出生率为11.85‰,2017年升至13.68‰,但到了2018年出生率又出现了下降。

全面二胎政策的累积效应逐渐释放之后,广东如何持续提升居民的生育意愿?

2018年印发的《广东省人口发展规划(2017-2030年)》提出,构建生育友好型社会,完善鼓励按政策生育的制度环境,强化公共服务的资源支持等。具体措施包括鼓励用人单位为孕期和哺乳期妇女提供灵活的工作时间安排及必要的便利条件,支持妇女生育后重返工作岗位,合理规划配置儿童照料、学前和中小学教育、社会保障等资源。

深圳一家金融机构人力资源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担心育儿成本高之外,对于职业女性而言,如果在产后能够更好地重返职场,将会很大程度降低她们的顾虑,而重返职场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婴儿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

今年8月底,广东在全国率先发布了《婴幼儿托育服务规范》和《早期教育机构管理规范》两项团体标准,填补了国内婴幼儿早期发展服务领域的空白。

从人口红利到人才红利

从广东省近十年的人口数量变迁来看,从2015年起,常住人口的年增量回到了百万量级,并且有逐年加快之势。

排除自然增长人口的影响之后可以看到,外来流入人口的数量在持续增长,从2015年的52万,到2016年和2017年的69万,再到2018年的84万。

2015年恰是各地开始争夺人口的年份,广东诸多城市称得上行动迅速,包括广州、深圳两大一线城市在内,多个城市的户籍政策陆续放宽。

《2018年广东人口发展状况分析》指出,随着广东周边省份的经济快速发展,新的外来人口进入广东的数量将会有所减少,回流的情况也将会逐渐增多,要及早做好劳动力供给变化的应对工作。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珠三角城市率先感受过用工荒的压力,所以在人口政策方面表现得更宽松。

而关于人口问题,除了数量之外,另一个更重要的关注点是人口结构和素质。

《广东省人口发展规划(2017-2030年)》提出,人口发展要从控制人口数量为主向调控总量、优化结构和提升素质多措并举转变,推动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变。同时,引导人口与经济布局有效对接,实现人口与技术、产业、公共服务、社会就业良性互动。

事实上,根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有关数据显示,尽管广东就业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优于全国水平,但受大专及以上教育程度就业人口占比却低于全国0.27个百分点,分别比江苏、浙江两省低3.53个和1.82个百分点。

但近几年各地的人口争夺,主要吸引的是以大学毕业生为主力的年轻劳动人口,一方面,这将延缓当地人口红利的消退,年轻群体的增长还将有助于提升生育率,另一方面,高学历人才的引入将有效改善人口素质结构。从这些角度来看,广东又是争夺“人才红利”的赢家。

以深圳为例,2016年4月,深圳一位官员曾透露,全市大专以上学历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为24%,低于其他一线城市。但到了2018年,深圳全市各类人才总量达到510万,占同期常住人口的比例已经达到39%。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人才的平台和载体主要有三类,好的大学、研究院所和企业,靠它们来容纳和吸引人才。

对于广东而言,企业的引才效果尤为显著。近日,一份针对42所双一流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分析指出,有17所学校毕业生的最大流向地是广东省,而流向北京、浙江和上海人数最多的学校分别只有7所、3所和3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上海交大2018年就业人数10人以上的单位(非医疗)中,排在前十的有4家是广东企业;复旦大学2018年毕业生赴重点单位签约的前十名单位里,广东企业占了5席。

新闻排行

热点图文

热门资讯

网站首页 版权声明 广告发行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20 www.ccgg201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泰财经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