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A股千亿政府补助“竞技场”: 汽车、电子、化工再度囊括行业前三

时间:2020-01-03 09:30:49 来源: 责任编辑:ymyg
地方政府通过政府补助的形式帮助当地上市公司达成各项指标以完成“保壳”的目标也是司空见惯。上市公司无论是从就业、税收、产业链贡献等方面,还是从“面子”来说,地方政府都不喜欢自己辖区的上市公司被摘牌,一般都会尽力保壳。

2020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北汽蓝谷即公告称,收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审计局3亿元奖励资金。

这一补助数额将在2019年年报上有所体现。

北汽蓝谷表示,上述政府补助拟定为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预计对公司2019年度利润总额的影响金额为人民币3亿元,拟计入其他收益科目。

年报季前,补贴大潮再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上市公司公告不完全梳理,仅2019年12月便有380家上市公司密集公告收到政府补助,其中12月31日便多达49家。这还不包括未触及净利润10%等披露标准的政府补助,更多政府补助数据将在随后发布的年报中得以披露。

在此前的2019年前三季度已有3548家上市公司在财报中披露获得政府补助收益,占3760家上市公司的94.36%,累计获得政府补助1055.71亿元。

无论是从总额还是平均数来看,2010年以来,上市公司政府补助一直呈现上升趋势。

超千亿政府补助摸底

而每到年底,上市公司“保壳”大战打响,政府补助也成为扭亏的重要手段之一。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6号—政府补助》等相关规定,政府补助分为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和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是指企业取得的、用于购建或以其他方式形成长期资产的政府补助。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是指除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之外的政府补助。

“上市公司获得政府补助,一般有与经营相关和与资产相关两大类。有些行业需要财政支持激励,有些是没有补贴就可能亏本没人愿意干,还有一些是使用资产的补偿例如拆迁。”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受访时指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获得政府补助金额排名前100的上市公司中,来自电子、汽车、交通运输行业的最多。

同样从2018年年报来看,汽车、电子、化工行业的政府补助金额均超百亿,且连续三年位居行业前三甲。

“从目前来看,获得政府补助的上市公司大致可以分以下类型:一类是与国计民生有关的公司。比如类似农业补贴等专项补助。二是符合国家和地方政府各种扶持政策的,这一类多数是高新科技企业。三是业绩不佳或ST公司,地方政府纾困资金或者为了保壳。四是其他与地方政府有相关合约约定的,类似于一事一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1月2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2019年前三季度来看,获得政府补助金额最多的为中国石化,达到31.52亿元。近10年来,上市公司政府补助金额第一位由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轮番摘得。

中国石化之后是广汽集团、上汽集团、京东方A、比亚迪、TCL集团、格力电器、万华化学、彩虹股份、长安汽车等。前10家除了比亚迪为民营企业外均为国企,10家中汽车4家、电子3家、化工2家、家用电器格力电器1家。

汽车行业的政府补助来看,不少来自于新能源补贴。

以北汽蓝谷为例,2019年以来5次公告获得政府补助,均为各地政府发放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扶持资金,共计超13亿元,计入其他收益科目。

563家扣除补贴后亏损

从2019年前三季度财务数据来看,有563家上市公司净利润减去政府补助后为负值。

规律相似,根据2018年年报,亦有125家上市公司在扣除政府补助后净利润由盈转亏。

每逢年末,“保壳大战”进入高潮,563家这一数据至2019年年末是否会例行缩窄有待于年报的出炉。

记者根据上市公司公告不完全梳理,仅2019年12月便有380家上市公司密集公告收到政府补助,其中12月31日便多达49家。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标准,对于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补助数额占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10%以上且绝对金额超过100万元触及披露标准,更多政府补助数据或将在随后发布的年报中得以披露。

“大部分补贴都不是为了保壳。当然有少量会为保壳而给补贴。”王骥跃认为。

563家扣除政府补助后转亏的公司中,103家为ST、*ST公司,一些公司“保壳”压力高悬。

而政府补贴这一手段也多次奏效。

例如山西路桥(000755.SZ,此前简称“*ST三维”),2012年、2013年分别亏损2.9亿元、3.8亿元,最后在2014年通过剥离非营利资产、获取技术许可收入等方式实现扭亏为盈。其后,2015年、2016年又连续2年亏损,在2017年再度面临退市风险。2017年,其进行了重组保壳和会计差错更正,最后成功在2017年年报实现扭亏为盈。

这一扭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政府的“雪中送炭”。

*ST三维方面披露,公司收到临汾市财政局下发的各项政府补助资金共计4.66亿元,直接计入当期收益。另一部分影响较小的是,*ST三维出售了子公司65%的股权。2017年,临汾市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为97.1亿元。另外,根据临汾市国家税务局官网的公开数据显示,临汾市当年企业所得税完成约11.8亿元。其中,*ST三维的所在地洪洞县全部税收约9.7亿元,与上一年比累计增长约4.9亿元。4.66亿元政府补贴占到临汾全年企业所得税的近一半,直追洪洞县2017年全部税收的增长额。

在*ST三维披露的《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摘要(修订稿)》中,曾提到政府对其保壳工作的重视程度。《山西三维保壳工作协调会议纪要》要求:“要采取综合措施,保证山西三维不被退市,有效利用上市公司壳资源,同时山西交通事业发展迅速,迫切需要上市公司平台进行资产管理和运作。”

退出机制正在健全

地方政府通过政府补助的形式帮助当地上市公司达成各项指标以完成“保壳”的目标也是司空见惯。上市公司无论是从就业、税收、产业链贡献等方面,还是从“面子”来说,地方政府都不喜欢自己辖区的上市公司被摘牌,一般都会尽力保壳。

按照盘和林的逻辑,地方政府用各种名目来对上市公司进行补贴,从地方政府的利益出发,是“利益最大化”的体现,有一定的合理性,有时候是弥补资本市场大幅波动的必要举措,例如为了防止大规模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爆仓,2019年上半年不少地方出台了纾困资金,有积极的一面。但同时也要防止扭曲市场配置,尤其是寻租或者道德风险。政府还是应当通过市场化手段来帮助企业,尽量避免直接用公共财政资金来帮助上市公司。

对于“保壳”现象,王骥跃认为,退市规则可以改成考察扣非前后孰低者。

近年来,随着监管层大力推动退市制度执行,一些变化也正在发生。

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健全退出机制”。

2019年9月份,证监会召开的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工作座谈会上,也指出,要“大力推动上市公司提高质量。制定实施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切实把好入口和出口两道关,努力优化增量、调整存量。严把IPO审核质量关,充分发挥资本市场并购重组主渠道作用,畅通多元化退市渠道,促进上市公司优胜劣汰。”

证监会上市部副主任孙念瑞也表示,科创板退市制度改革中,设置了组合性财务类退市指标,力求精准清除“僵尸企业”和“空壳公司”。

新闻排行

热点图文

热门资讯

网站首页 版权声明 广告发行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20 www.ccgg201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泰财经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