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50位经济学者预判今年中国经济,72%受访者认为GDP增速将小幅下降

时间:2020-01-17 09:38:54 来源: 责任编辑:ymyg

◆瞭望记者征集了约50位经济学家的预期和建议,对2020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和政策进行预判和建议

◆稳字当头:必须继续保持经济运行在“稳”的合理区间,才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风险在哪里:局部或系统性金融风险、全球经济下滑和企业投资意愿下降

◆走好政策平衡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政策落点,以及宏观调控的尺度,已经从前几年的去杠杆调整为稳杠杆

◆“求进”新内涵:迫切需要推进国企改革、改善营商环境、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2020中国经济如何稳中求进?

记者 | 刘琳

送走2019年,中国经济平稳步入2020年。“经受住了过去一年多世界经济的低迷和中美贸易冲突的挤压,没有出现破底线的状况,充分显示了中国经济的弹性和韧性。”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如此评价过去一年来之不易的成绩。

根据中央的形势判断与工作部署,如何确保圆满收官,为新航程奠定良好基础?2020年的中国经济又将呈现怎样的新图景?面临哪些风险点?哪些改革需要迫切推动?

记者通过采访和问卷的形式,征集了约50位经济学家的预期和建议,对2020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和政策进行预判和建议。

稳字当头

非常环境下实现稳增长,离不开从2018年年中开始推进的“六稳”举措。

“我国一方面通过六稳政策积极应对,加强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另一方面,不断出台各类改革举措提高增长潜力,确保了宏观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对记者表示。

站在2019年的延长线上,2020年经济工作将更加突出“稳”的概念。2019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会议公报以“稳”字高达29次的出现频率,彰显了稳字当头的重要地位。

这是近几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稳”字出现次数最多的一年,自然有其不同于往常的特别背景。

2020年我国面临的国外环境充满挑战,甚至更具不确定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更趋明显,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着增多。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对记者表示,2020年中美贸易摩擦虽然趋于平稳,但美国大选、英国脱欧等一系列不确定性又将展现出来,全球经济面临同步放缓,信心低迷、投资下滑、贸易收缩可能比往年来的更猛一些。

从国内来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认为,2019年我国经济在困境中前行,保持了整体稳定的增长,为2020年实现“两个翻一番”目标奠定了基础,在2020年这个重要时间节点,我们必须继续保持经济运行在“稳”的合理区间,才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稳”字方针涵盖多个方面:

在防风险上,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

民生方面,要稳定就业总量,推动消费稳定增长;

房地产市场方面,要落实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长效管理调控机制;

宏观调控方面,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

对外贸易方面,要推动对外贸易稳中提质,稳定和扩大利用外资。

此外,会议还在一系列具体政策安排上强调“稳”字,比如要加快恢复生猪生产,做到保供稳价,稳步推进通信网络建设,稳步推进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等等。

“稳字当头”的政策导向,将令2020年的宏观经济大概率走出一条相对平稳的曲线。《财经国家周刊》归纳50份经济学家问卷调查结果,印证了这一预判。有大约72%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2020年GDP增速仍将呈现小幅下降的态势,保持在6%左右。

关于2020年物价水平,有大约86%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2020年CPI同比增速将处于3%左右,也就是较低的通货膨胀水平。

对于牵动无数中国家庭神经的房价,多数经济学家认为2020年仍不会有太大波澜。对于一二线城市房价,分别有大约31%、26%和41%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会出现小幅上升、持平和小幅下降。对于三四线城市房价,分别有大约23%、18%和41%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会出现小幅上升、持平和小幅下降。

风险在哪里

稳中求进,排查潜在风险十分关键。受访经济学家普遍认为,2020年国内外风险叠加的态势依然明显。

哪些风险需要格外关注?问卷调查显示,2020年潜在风险排行榜前三位,分别是局部或系统性金融风险、全球经济下滑和企业投资意愿下降。

自2017年开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后,我国金融系统一直在防雷排雷工作中奋战。但即使这样,2019年我国仍有153只债券出现违约,规模达1187亿元,其中36家公司首次出现违约。

“随着经济进一步下行调整,金融风险还可能出现反复。”刘元春表示,“未来一段时期一些企业可能将处于违约常态化阶段。”

全球经济下滑是2020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风险。中国人民大学《2019-2020 年中国宏观经济报告——结构调整攻坚期的中国宏观经济》表示,2019 年全球制成品投资、汽车商品、耐用品消费之所以急剧下降,除了全球贸易增速下滑所产生的直接影响外,更重要的是,对未来预期出现的极度不确定性,导致投资和耐用品消费下滑。

2020年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剧,世界范围内的投资和耐用品消费下滑还会进一步加剧,全球制造业也将深陷集体性低迷。

国际市场不够给力,就更要依靠内需。然而内需一大组成——投资,在2019年情况并不乐观。2019年前11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幅5.2%,比2018年同期下降0.7个百分点。

记者采访发现,利息高、利润低、融资难,是企业投资意愿不振的诱因。“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虽然中央一直强调降低融资成本,但金融机构贷款利率一直居高不下,实际贷款利率不降反升。”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说。

与资金成本高企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企业利润节节压缩。刘元春表示,上半年制造业利润总额首次出现负增长,降低了企业投资意愿和能力,导致制造业投资出现较大幅度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我国制造业利润总额同比负增长4.1%,这是 2019 年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新情况。

“制造业里很多都是民营企业、中小型企业,如果融资渠道不能打通、融资成本不能有效降低,甚至企业的资产回报率还要低于贷款利率,那么2020年提振企业的投资意愿,还是一大难题。”刘元春表示。

走好政策平衡木

如何防范化解上述风险和不确定性?又如何在防风险的同时,确保经济有活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总结2019年成绩和形成的重要认识时指出,必须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加强全局观念,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

显然,这一经验总结正是2020年的经济良策。审时度势,走好“平衡木”,仍是2020年经济政策的必修课。

值得注意的是,与2017年“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2018年“防范金融市场异常波动和共振”等说法不同,本次会议表示,我国金融体系总体健康,具备化解各类风险的能力,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压实各方责任。

在谈到宏观调控时,会议指出,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

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同消费、投资、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

“这些表述都意味着,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政策落点,以及宏观调控的尺度,已经从前几年的去杠杆调整为稳杠杆”苏剑表示。

受访经济学家普遍表示,稳杠杆的政策导向意味着,杠杆率既不再大幅降低,也不能重新飙升,宏观调控在保持杠杆率基本稳定的同时,还要满足企业融资需求。可以说,稳杠杆正是2020年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微妙平衡之处。

稳杠杆怎么个稳法?受访经济学家普遍表示,不能一概而论,而要做结构性细分。2019年11月,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报告称,2019年三季度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也就是实体部门负债总额与GDP比值为251.1%,其中居民部门杠杆率为56.3%,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55.6%,政府部门杠杆率为39.2%。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表示,国际比较发现,居民部门杠杆率还相对“正常”,而企业部门杠杆率偏高,政府部门杠杆率偏低。因此,稳杠杆需要在调整杠杆率内部结构上做文章。稳居民杠杆、去企业杠杆、加地方政府杠杆,可能是未来杠杆率的结构配置。

企业部门内部,进一步去杠杆也不能一概而论。企业杠杆率虽然偏高,但近几年整体处于下降趋势,2019年三季度与2017年一季度的历史高点相比,已回落5.8个百分点。

“但这主要是民企去杠杆带动的。”张晓晶表示。未来企业去杠杆主要是指国企去杠杆,而国企去杠杆的对象主要是僵尸国企和融资平台。

政府部门杠杆率可能还会进一步提高。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斌表示,伴随着近几年地方财政堵后门、开前门的改革,地方政府债券成为地方融资的最重要模式,发行规模不断增长。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进一步减税降费的局面下,2020年地方债发行将会迎来更大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金融业进一步深化改革也是防风险、稳增长的重要措施。问卷调查显示,有82%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2020年利率水平将下降。“2020年还要通过进一步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融资成本,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说。

2019年8月央行发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公告,这一改革大大提高了贷款利率形成的市场化水平,从而切实减少企业融资成本。“2019年的LPR改革是针对新增贷款,2020年还将对存量贷款的利率进行调整,甚至取消贷款基准利率,给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的效果会更加明显。”赵锡军表示。

“求进”新内涵

经济求稳、避险,并不是为了安于当下,而是为实现长远发展。在求稳的同时,如何写好“进”字,更是2020年重头戏。

与往年相比,2020年的“稳中求进”又有一系列新内涵。

理念是行动的先导。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2020年重点工作,第一条就是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认为,这是2020年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发展的指挥棒和重要导向,具体落实则要依靠创新和改革。

中央工作会议会议强调,以创新驱动和改革开放为两个轮子,全面提高经济整体竞争力。从支持战略性产业发展、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到支持加大设备更新和技改投入、更多依靠市场机制和现代科技创新推动服务业发展等,会议明确了一系列促进创新举措。

那么,有哪些改革是2020年迫切需要推进的?问卷调查显示,在受访经济学家最为关注的改革选项中,排在前三位的改革分别是国企改革、改善营商环境、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国企改革之所以备受重视,在于国内外风险挑战之下,国企改革任务更加艰巨。国务院参事、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于近期表示,在国内外挑战面前,要进一步发挥国有企业“顶梁柱”“压舱石”作用,坚定不移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为中国经济平稳、健康向前发展汇聚更大动力。

国企改革也赫然列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改革清单上,会议提出,2020年要加快国资国企改革,推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

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表示,这意味着要管好国有资本的布局投向,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入先进制造业、振兴实体经济。同时,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有效推进企业战略性重组和专业化整合。

改善营商环境和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也蕴含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20年的重点工作之中,并涉及多个方面。比如对于营商环境,会议指出要加快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健全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法治环境,完善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体系。

对于扩大对外开放,会议要求要继续往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方向走。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认为,在大国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下,中国更应在参与全球治理上下功夫。

“比如一带一路倡议所倡导的“共商、共建、共享”理念已被联合国接受,成为全球治理重要的新理念。”张建平对记者表示。2020年,除继续缩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降低关税总水平、进一步推动对外贸易和投资之外,中国还要积极参与世贸组织改革,加快多双边自贸协议谈判。

2020年,脱贫和污染防治攻坚战也将有新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集中兵力打好深度贫困歼灭战,政策、资金重点向“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倾斜,建立机制及时做好返贫人口和新发生贫困人口的监测和帮扶。

污染防治攻坚战上,则坚持方向不变、力度不减,突出精准治污、科学治污、依法治污,要重点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完善相关治理机制,抓好源头防控。

新闻排行

热点图文

热门资讯

网站首页 版权声明 广告发行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20 www.ccgg201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泰财经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