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7部电影齐撤档,徐峥绕开院线稳得6.3亿,光线传媒股价6天跌两成

时间:2020-02-01 09:28:27 来源: 责任编辑:ymyg
 

2020年的春节档格外惨淡。

春节档本是电影行业的重要战场。根据猫眼研究院数据,2019年春节七天假期内,春节档共上映8部影片,综合票房超过58亿元,占当年票房收入的9%。本来预计在2020年春节档上映的电影中,更足足有7部热门影片“神仙打架”。

然而由于疫情影响,春节档7部热门影片此前已全部宣布撤档。此前据媒体报道,2020年大年初一当日,全国电影票房共报收1790.11万元,与2019年大年初一的14亿元票房相比,缩水程度相当剧烈。

而在这个惨淡的春节档背后,仍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免费看《囧妈》”卖出6.3亿元

先提档,又撤档,最后免费播放,《囧妈》在春节档期间的频频动作吸引足了人们的注意。而在《囧妈》背后,笑得最开心的当属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喜传媒“)。

公开资料显示,欢喜传媒是一家主要从事媒体及娱乐业务的投资控股公司,2015年5月,徐峥、宁浩通过认购新股的方式双双成为了21控股的大股东。大股东变化后,21控股有限公司也被更名为欢喜传媒。董平任该公司董事会主席,项绍琨任执行总裁。徐峥、宁浩为非执行董事。

1月24日除夕当日,即宣布撤档的第二天,《囧妈》宣布将于大年初一,在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和欢喜首映中在线首播,观众可以免费观看。在观众正烦恼于因疫情无法观影的时候,”请全国人民免费看《囧妈》“的消息一出,立马引发好评如潮。网友们纷纷表示:”感谢徐导“”我们欠徐峥一张电影票“。

观众免费观看,欢喜传媒也不亏。事实上,根据欢喜传媒所公布的与字节跳动的协议内容,字节跳动为取得《囧妈》的播映权,将向欢喜传媒旗下欢欢喜喜(天津)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欢喜喜”)最少支付人民币6.3亿元人民币;同时,双方还在协议中规划了后续的影视方面合作。

这一手堪称经典的营销操作,既赚了钱又赚了名声。欢喜传媒的股票当日应声上涨43.07%,最高到达2美元/股。据1月28日字节跳动宣布数据,截至1月27日零时,电影《囧妈》在头条系四大平台(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及智能电视鲜时光三日总播放量超过6亿,总观看人次达1.8亿。

但在这背后也有大量争议存在:绕开院线在网络上免费播映这一行为,显然触碰到了院线的利益。1月24日当天,23家院线、8个省市的电影行业从业者发出了申请书,提请国家电影局规范电影窗口期,希望停止《囧妈》的互联网放映。申请书中认为,欢喜传媒这一行为破坏了行业规则,也使得院线因前期为这部电影投入的费用蒙受巨大损失。

在”撕破脸“前,欢喜传媒还曾和院线方面有过一段短暂的蜜月期。

据欢喜传媒2019年11月7日发布公告显示,欢欢喜喜曾和横店影业签订24亿元高额保底协议,该保底发行协议内容为:保底方横店影视可独家在中国及港澳台地区城市院线影院发行《囧妈》电影,据此,双方约定保底总票房为人民币24亿元,保底方则需要最少支付保底发行代价6亿元人民币。

协议中提到,如果该电影实际总票房超出保底总票房,除保底发行代价外,双方可就超出保底总票房的票房部分,按影片净收入的比例分配,其中欢欢喜喜分得35%,保底方则将分得65%。

此外,作为保底发行协议的一部分,保底方承担预算宣传及发行费用为人民币1.5亿元。无论该电影的实际总票房是否达到保底总票房,欢欢喜喜都不会承担宣传及发行费用,以及保底方就该电影的发行代理服务费。

也就是说,通过这笔交易,欢喜传媒将提前获得不低于6亿元的收益,也不必承担1.5亿元的宣传及发行费用。据此前公告,《囧妈》的制作成本总计2.17亿元。如果没有终止协议,不管票房如何,欢喜传媒都可”躺赚“3.83亿元。

但在2020年1月23日,欢喜传媒宣布,由于该电影不能如保底发行协议约定与2020年大年初一首映,决定按保底发行协议之条款终止保底发行协议。

光线传媒股价6日跌两成

和此前集体提档、集体撤档不同,在”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选择了流媒体后,其他影片并未做出同样的选择。

据北京商报报道,作为《唐人街探案3》的主控方,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唐人街探案3》会先登陆院线上映。他还表示:“院线电影就要上院线,除非是网络大电影。”

事实上,如果没有疫情影响,《唐人街探案3》极大概率会是春节档的票房冠军。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目前《唐人街探案3》的想看人数已经超过200万人,这个数字对其他6部电影而言,可谓一骑绝尘。而在开启预售后,该电影第一天预售票房即过亿元,打破了华语电影预售最快破亿元纪录。

相比于”唐人街探案“IP的炙手可热,万达电影自身却已显颓势。据万达电影1月20日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2019年,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出现亏损33亿元-45亿元,主要原因为公司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5亿元-55亿元,扣除该影响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10亿元至12亿元。

业绩预告中还提到,2019年5月,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后,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影视”)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预告期内,万达影视主投、主控的影片数量较少、体量较低且部分影片票房不及预期,因此万达影视电影制作发行及相关业务收入和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幅度较大。

也因此,对于万达电影而言,《唐人街探案3》或许是“翻身”的一个重要契机。然而从目前来看,受疫情影响,《唐人街探案3》的票房仍存在不确定性。

2019年7月,《哪吒之魔童降世》横空出世,横扫50.13亿票房,与哪吒同处一个“封神宇宙”的《姜子牙》也因此备受关注。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姜子牙》的想看人数目前已超过82万人。

此次的《姜子牙》和《哪吒之魔童降世》一样,出品公司都是“一家人”。《姜子牙》的四家出品公司分别为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北京中传合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可可豆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北京光线影业100%控股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彩条屋则分别持有中传合道和可可豆30%的股份,而北京光线影业则是由A股上市公司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线传媒”)全资控股的子公司。

据此前光线传媒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亿—11.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6.26%—34.46%。同时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主要是报告期内公司电影业务收入大幅增加所致。数据显示,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或协助推广并计入本报告期票房的影片共十八部,总票房为138.67亿元。

凭借着《疯狂的外星人》《哪吒之魔童降世》《误杀》等多部爆款电影,光线传媒成功挺过了此前的“影视寒冬”,自2019年6月至年末,光线传媒的股价始终处于上行区间。但自2020年1月中旬开始,光线传媒股价连续跌了6个交易日。截至1月23日收盘,光线传媒股价已从1月15日的13.09元/股下降至10.57元/股,股价跌幅达19.25%,最新市值为310.08亿元。

新闻排行

热点图文

热门资讯

网站首页 版权声明 广告发行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20 www.ccgg201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泰财经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