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这个欧洲国家强行推行无现金化 全付现金者将遭处罚

时间:2019-12-19 09:04:30 来源: 责任编辑:ymyg

腾讯证券12月19日讯,马里奥斯-弗提亚迪斯(Marios Fotiadis)在希腊首都雅典的市中心开了一家书店。在书店时,他经常会遇到一类顾客,他们走进店里,来到他的面前,拿出现金,声称自己想买书,问能不能现金付款,以及能不能打折。他们不想刷卡,或使用其他数字支付方式,因为支付成本太高了。

以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为首的新一届希腊政府,正在想办法对付这类顾客。原因很简单,米佐塔基斯政府想要带领希腊走进非现金交易时代,并且认为此举将有力地打击偷税漏税行为,同时增加政府财政收入。

只用现金者,罚

根据希腊议会近来通过的一项法案,该国税务部门将对那些只用现金支付的希腊人处以巨额罚款。

对于新一届政府的新举措,很多希腊民众不但不买账,而且怨声载道。其中,多数民众认为,强制推广非现金支付,实际上就是在经济开始再次增长的情况下上调税率。众所周知,长达十年的经济危机,让希腊损失惨重。为摆脱衰退泥沼,希腊政府推行了一系列紧缩计划。艰难付出终获回报,希腊经济开始重回增长轨迹,2020年增幅预计将达到2.8%,为欧盟成员国平均经济增幅的2倍多。

还有一些民众声称,数字支付举措将意味着米佐塔基斯政府会过多地了解他们。

弗提亚迪斯认为,这项新法案注定会以失败而告终。同时,他表示,如果米佐塔基斯政府真的想让希腊成为无现金国家,那么该政府应该向银行施压,要求后者简化数字支付,降低支付成本。弗提亚迪斯的书店,创建于2013年,过去三年内随着国内经济回暖,书店的生意越做越大,员工人数也随之增加了。但是,数字支付所占比例仍相对较小。

从全球范围来看,数字商务和移动银行业务蓬勃增长,政府、企业和大型金融公司一直在推进非现金交易。为了支持数字交易,有些国家会采用“胡萝卜加大棒(奖励与惩罚并存)”的策略。很多国家通常更喜欢用“胡萝卜”,通过税收优惠来提振在线交易。举个例子,韩国的纳税人若使用数字支付的方式,就可获得折扣。

希腊的选择比较不常见,用的是“大棒”:对那些拒绝数字支付的纳税人处以罚款。

从2020年开始,希腊纳税人必须将年收入中的30%用于在线消费,并向有关部门提供相关数字收据。如果收据金额未能达到30%的门槛,那么纳税人将被处以剩余金额22%的罚款。

希腊政府官员估计,这一处罚举措将让数额高达20亿美元的“影子”经济拉入政府的征税雷达内,从而增加政府税收收入。长久以来,希腊政府一直在想尽办法打压“影子”经济,并已取得显著成效。

根据国际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数据,2015年,希腊未申报商品与服务的价值在该国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下滑至26.4%,2012年为28.4%。在欧洲南部区和中部,拥有庞大“影子”经济的国家通常会通过就业法来解决逃税问题,比如说要求企业以数字方式支付员工工资。

制定数字支付法,将让希腊成为欧洲地区的“特立独行者”。

不难看出,希腊政府之所以大力推进数字支付,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增加政府收入,而该政府之所以拼命增加是收入,主要归因于来自国际债主的巨大压力。经济危机百般纠缠,让希腊不得不向国外债权人求助。获得巨额救助的同时,希腊不得不满足债主们关于紧缩支出的要求。为了完成严苛的财政目标,希腊勒紧腰带,努力创收。

不久后,希腊将与国际债权人再次进行谈判,谋求对希腊更有利的协议条款。3月,希腊成功利用国际固定收益债券市场,发行了九年来首只十年年期债券,吸引了强劲的需求,筹集了25亿欧元,被视为这个地中海国家的一个重要时刻。当月,IMF在报告中指出,希腊已进入“经济增长时期,成为欧元区表现最好的国家之一”。

十年前,希腊曾是债务危机的焦点,导致欧元区陷入瘫痪。

并非首次强行改变民众消费习惯

希腊财政部长赫里斯托斯-斯泰库拉斯(Christos Staikouras)认为,数字支付罚款将减轻很多希腊纳税人的纳税负担。

在希腊,政府强迫民众改变消费习惯,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2017年,上一届左翼政府首次引入数字支付罚款,要求纳税人提供年收入10-20%的在线支付凭证。新数字支付法,不但上调了支付比例,还扩大了需进行数字支付的收入类型范畴,将房产资产收入纳入。这一变动,可能会重创很多企业和普通房东带来重创。

泛希腊业主联合会(POMIDA)表示愤怒,声称这样的做法不公平,因为很多房产所有人很少收到数字收据。此外,一些房东抱怨称,一旦纳完税和还清银行贷款,他们手里的钱就会所剩无几,根本无力完成政府要求的数字支付比例。

POMIDA主席斯塔托斯-帕拉迪亚斯(Stratos Paradias)说:“这种举措根本不合乎逻辑。

希腊政府之所以如此大力地推进数字支付,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国内经济开始重获增长动力。2015年夏季,为防止国内金融体系垮台,希腊政府引入资本管控,很多希腊人被迫转向在线银行。不过,自那以后,该政府对现金流动的限制逐渐放松,并于2019年9月完全取消限制。

更高的消费税,和银行费用的上涨,是很多希腊人对信用卡和借记卡唯恐避之不及的主要原因。

10月,希腊四大银行宣布上调部分费用,引起强烈争议。米佐塔基斯出手干预,要求贷款商取消涨价。银行承诺,他们将对涨价决定进行重新评估,但却迟迟未取消涨价。数周后,

希腊政府坚称,推进数字交易,是该国旨在为个体户、工人、企业和投资者降税的改革计划的一部分。目前,希腊经济虽回暖,但就业市场形势仍很研究,人均可自由支配收入增长微乎其微,个人财务状况尚未得到改善。

幼儿园老师艾蕾娜-尼库拉奥(Elena Nicolaou)并不关心数字支付是否能让她少纳税,她关心的是这样的做法侵犯了她的隐私。

尼库拉奥现在领着最低标准的工资,每个月600欧元左右,她怀疑自己可能会因数字支付比例不够而被罚款。在接受采访时,尼库拉奥说:“他们(政府)想知道我的所有事,我的消费习惯,我在哪,我在做什么。这些事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事实上,只要我纳税,就足够了。”

新闻排行

热点图文

热门资讯

网站首页 版权声明 广告发行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20 www.ccgg201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泰财经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