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寻找5G乔布斯:智能手机不再是主角,谁会是下一个万亿级企业?

时间:2019-12-10 09:45:42 来源: 责任编辑:ymyg

现代人类对前沿技术的关心,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2019年被业内称为“5G元年”。所谓元年,也就是“刚刚开始”的意思。 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这项新技术的热切关注。从华为的竞标和遭遇,到运营商们逐一推出的5G套餐,乃至下半年各大手机厂商推出的5G手机。 每一次新的节点,都能引起公众的热议。 “华为怎么了?”,“5G套餐是不是太贵了?”,“5G除了网速快还能干嘛?”,以及“要不要立马入手5G手机?” 一个又一个问题背后是殷切的期望,仿佛在说“我已经准备好了,快来颠覆我吧!” 然而,我们必须认识到的是,5G技术在商用领域,依然处于刚刚萌芽的阶段。在2019年里,围绕着这一技术领域所发生的大事件,只存在于:“标准的确定”——“技术圈”的事,“设备商的合同进展”——“造铁塔”的事,以及“运营商的频谱和策略确定”——“中国移动们”的事。 这些,显然都与我们老百姓的生活相去甚远。

在2019年,华为顺应形势,加上自身的提前布局(自2009年开展5G研发项目,投入6万多员工),成为时代主角。而运营商们则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任务,也同样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但我们必须清楚的是,5G才刚刚开始,而人们所热切期盼的“颠覆者”,5G时代的下一个主角,暂时尚未来到。 它会是谁呢?也许是to B的云服务提供商,也许是物联网布局者,亦或是自动驾驶汽车。反正,不会再是智能手机。

华为的“烂飞机”

近日,孟晚舟的一封公开信再次刷屏。 身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华为集团的首席财务官,她在被加拿大拘押一周年之际,再次向公众发声。 孟晚舟在信中说,这一年,经历了恐惧和痛苦,失望和无奈,煎熬和挣扎。这一年,学会了坚强承受,从容面对,不畏未知。今年,任正非在各个场合下,多次提起一张飞机图片。图片中的飞机是二战中被打得像筛子一样、浑身弹痕累累的伊尔2轰炸机。 任正非说:“我们形容自己是一架千疮百孔的’烂飞机’,这个飞机被打得到处都是洞了,但是这架飞机的发动机和油箱还是好的。所以我们一边飞一边修补洞,这个洞如果修好了,我们的飞机照样飞。”

在过去的一年里,由于美国的频频施压,华为也在这一过程中赚足了眼球。但美国为何要这样做?华为和5G的关系究竟如何?很多人却并不清晰。 关于这一问题,我们可以用以下两个角色来理解华为的2019,即“标准制定者”和“设备提供商”。首先来看标准。正所谓“一流企业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在通讯行业中,由于技术门槛极高,可以参与并主导标准的制定的凤毛麟角。能参与标准的制定,除了意味着这家企业的研发能力以外,还预示着在随后的推广过程中,这家企业的话语权以及行业地位的大小。 通信行业中,3G有三个标准,4G有两个标准,这好比火车最早的时候有窄轨、宽轨、标准轨,给国家的运输带来很大的不方便,对工业社会的发展产生了一定的限制。来到5G时代,各国达成共识,标准的统一是大势所趋,因此5G的设定中只产生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是上百个国家的数千个乃至数万个科学家,经过二十多年的大讨论,最终才产生的统一标准,这才让全世界在一个标准架构下实现未来的连接。 在这次大讨论中,5G三大编码候选技术的背后是三国之战:美国以高通为领队主推LDPC,法国主推Turbo2.0,以及中国由华为主导推动的Polar code(极化码)。最终,Polar Code拿下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LDPC成为数据信道的上行和下行短码方案。 据德国数据专利公司IPlytics统计,华为的SEP(最核心的专利)总数为1554件排名第一,其后依次为诺基亚、三星、LG、中兴、高通和爱立信。按对5G标准做出贡献值大小排序,依然是华为排名第一,频次达10844次,爱立信第二,仅为8428次,其后分别为诺基亚、高通、三星、中兴等公司,其中排名第四的高通贡献值仅为3018次,只是华为的三分之一大小。 再来看设备提供商。在业内,华为、中兴、爱立信与诺基亚一起被视为全球四大5G设备商,但来自中国的华为和中兴,接连被多国政府以“安全问题”为由,拒绝其参与当地运营商5G网络竞标。 前不久,华为副总裁蒋亚非在进博会上表示,华为5G在全球已基本布局,并获客户高度认可,共获得60多个商用合同,其中欧洲32个、中东地区11个、亚太地区10个、美洲7个、非洲1个,发货量超过40万个基站。

在2018年率先遭到“管制”的中兴集团,也在今年随着5G业务的展开,逐步回暖。2019年Q1-Q3实现营收642亿,扭亏为盈。截止11月底,中兴 Massive MIMO 基站已累计发货万台,NFV 全球超过450个商用案例,与全球60多家运营商展开5G合作。 在核心科技“自主可控”的战略指导下,中兴和华为在国内的市占率有望进一步提升。随着全球首批5G规模化商用部署的逐渐展开,二者在5G关键技术的商用网络实践也越来越具备竞争力。

运营商的抉择

2018年11月,美国发放了第一批5G牌照。一个月后,美国AT&T运营商宣布5G正式商用,在全美12个城市率先推出移动5G服务。随后,Verizon、Sprint、T-mobile等运营相继宣布5G正式商用。2019年4月12日,特朗普就5G发表重要演讲,声称美国要成为5G时代的引领者,美国拟投入2750亿美元建设5G网络。 韩国则更是激进。2019年4月,韩国三大运营商(KT、SKT和LG U+)均采用NSA 建网方式开始正式商用。三星也成为全球最先发布5G手机的厂家之一。至2019年6月底,韩国5G用户达到165万,占比全球超过77%。 在各方的推动下,2019年6月,我国工信部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广电颁发了4张5G牌照,而在此前我国5G的商用时间表上,真正的5G商用时间为2020年,可以说牌照的发放提前了半年。 在具体的组网策略上,独立组网SA和非独立组网NSA之间的抉择,更是令人纠结。 其中,NSA依赖于现有的4G基础设施直接升级为5G网络,成型快,但NSA网络仅有高速率(eMBB)而不具备低时延(uRLLC)、高容量(mMTC)等5G重要场景特征,而且NSA对于切片技术、边缘技术也不能做到很好的支持。

以韩国为例,国土面积小,覆盖人口少,先用NSA培育市场,待时机成熟后,再统一更新升级,在成本上来说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事。 而美国则由于人口密度集中,同样不需要铺设大量的5G基站,从而做到成本可控。但中国显然不具备这样的优势。 在这样的前提下,选择非独立组网NSA,国内普通消费者可以更快接触到超高网速的5G体验,同时也有利于相关应用场景的激发培育。但另一边,低时延、高容量的5G特性在该模式下则无法真正实现,而相对应的工业级应用和物联网技术,则在短期内无法展开。 而选择独立组网,则意味着让出此先积累下的宝贵优势,在时间窗口上暂时忍耐。但另一边,一步到位后的战略选择将节省下大量成本,并且在一个更长的时间维度下,其实是走了省时间的路。 中国电信副总经理刘桂清11月28日在一次行业会议上透露,从终端来讲,非独立组网终端的成本比独立组网成本更高、更复杂,中国电信希望能够优先选择独立组网。

中国联通则在同时研究独立组网、非独立组网两个方案。中国移动则希望在5G初期采用非独立组网,后续过渡到独立组网方案。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涌认为,独立组网方案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设备。 今年9月20日,工信部苗圩部长明确表示,2020年将大规模投入SA的5G网络建设上。这确立了中国5G网络的部署策略,标志着在全球主要电信运营商均选择NSA组网快速建设5G时,中国坚定地选择了SA独立组网,显示出了极大的魄力和勇气。

主角不是智能手机

在“5G元年”里,无论是标准的制定,还是设备的铺设,抑或是运营商的抉择,都是一个技术在萌芽阶段所做的准备工作,而在这一准备工作中,华为和运营商们成为了绝对主角。 但人们更感兴趣的是,接下来会是谁? 关于这一问题,3G时代的一系列进程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 2009年3G牌照发放,开启了3G时代;

2010年,iPhone4发布,开启了智能手机时代,并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奠定了重要基础; 随后的三年里,美团、今日头条、滴滴相继成立,并迅速在4G时代里成长为三小巨头(TMD),代表着另一个新物种,在新土壤中的巨大成功。 在通信行业中有这样一个规律,人们认为,奇数代通信技术往往是具有革命性创新的,比如1G实现语音传输,3G开始支持视频通话等多媒体业务,以及此次的5G实现的物与物的联结。 紧随其后的偶数代通信技术,则是对奇数代技术所衍生出的创新业务实现能力的优化和完善。 在过往的历史上,2G和4G的商用时间更长,影响范围更广,时代意义也更为明显。 回顾2009年3G牌照发放的当年,我们可以看到通信设备公司会出现较为显著的相对收益。一如今年的华为中兴等设备商的强劲表现。 在随后的一年里,2010年苹果发布iPhone4并成为爆款,成就了自己的王国,并为下一个时代,打下了坚实的硬件基础。那么在这一对比中,“华为之后谁将成为主角”这一问题,其实也可以替换为:“谁可以为物联网时代打下硬件基础?谁能成为5G时代的苹果?” 可以确定的是,一定不会再是智能手机。 尽管每一家智能手机厂商都极尽宣发之势,拼了命宣传自己与5G的亲密关系,并赚足了眼球,但仍有几个事实证明智能手机将不再是5G时代的革命性承载者。回顾近些年的智能终端市场,我们可以明显看到终端市场从手机独霸,开始转向了“一超多强”的格局,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开始趋于平缓乃至下滑,而平板电脑,AR/VR设备,智能手表手环等智能终端,开始逐步增速。

多家巨头的战略重心也开始逐步向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转移。 华为 HiLink 已拥有了1.8亿装机量,连接3亿设备,合作伙伴多达200家,已经接入了80个品类、涵盖了超过1000多款 IoT 产品。 喊出了“将在2020年推出10款以上的5G手机,5G将重新带来手机业务春天”的雷军,也携小米集团在2019年的年会中,确立了“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并宣布将在未来的 5 年内持续在AIoT 领域投入累计超过 100 亿元,ALL in IoT。 手机自身的局限性显现,并且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增长天花板前。作为目前最为成熟的智能终端,手机并不能覆盖所有的应用场景。比如大型高清屏,手机永远无法与智能电视比拼。而在“需要随时佩戴,与人体接触收集数据”这一功能上,手机则远不如智能手环和智能手表来的有效。终端碎片化,这已成为5G时代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而在新的时代里,我们可以预见的5G可能爆发的领域有,自动驾驶以及多终端智慧屏。 在5G时代里,由于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和uRLLC(超可靠低时延)两大技术特性解决了存在已久的技术门槛,终于使得物联网成为可能,而物联网在汽车领域的应用,很有可能彻底激活整个自动驾驶的产业链条。 通过5G ,将感知、决策和控制发挥云端的优势,将有力实现更智能的决策控制和进一步的成本降低。 通过ETC(车路协同产品)改造的进展,车和路之间的连接,将真正实现二者之间的互联、互通、互信功能,从而使得整个交通体系得以全面升级。

多终端智慧屏,则是对手机的分解。随着云服务的不断强化,人们不会再需要一个特定的,超大内存的手机。事实上,我们只需要一个账号,而与我们相关的一切信息,都储存在云端。 5G让随时随地的智慧触屏将成为可能。在汽车中,我们用车载屏收看新闻,聆听音乐。做饭时,我们用厨房墙壁上的智慧屏查询菜谱,聆听教程。在卧室里,在餐桌上,在厕所里,随时随地,接入互联网,社交、娱乐或者购物。 而以上这些,不过是繁华未来中的冰山一角。除此之外,云游戏领域,VR/AR的再次兴起,工业4.0的应用升级,以及边缘计算和云计算的场景应用等各个领域,都将在5G的基础上,发生大幅的提升与跨越。 在5G裂变的过程中,随处都可能涌现出一个万亿级别的企业。 华为之后,下一个主角是谁?或许还是华为。又或许,是在云计算领域中大幅投入的阿里,是云计算、边缘计算、云游戏都有涉及的腾讯,是押宝物联网的小米,是ALL in AI的百度...... 又或者,是某个蛰伏的创业团队,或踩中时代风口的三线企业,乃至又一个天纵奇才的乔布斯...... 站在5G的起点,我们每个人都如4G来临初期一样迷茫。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华为之后的下一个主角,成功的关键在于对新生力量的捕获。

新闻排行

热点图文

热门资讯

网站首页 版权声明 广告发行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20 www.ccgg201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华泰财经网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